當前位置:主頁 > 綜藝滿天星 > 正文

奧尼爾:光明日報:綜藝節目不應只迎合年輕觀眾

2019-06-05 20:28 作者:清楓學長 來源:網絡整理 字號 T| T

編者按:今日,光明日報刊文評論當下網絡綜藝節目的受眾定位。文章表示,當下網絡綜藝過于窄化受眾,幾乎將所有的精力放在年輕受眾上,阻礙了節目的意義生產。

文章表示,為滿足年輕群體的快感而獲得收視變現,偶像養成、談情說愛、旅行游樂的網絡綜藝大量涌現,內容同質化問題嚴重,無法構建富有社會價值的文化空間。另一方,作為受眾的年輕人只關注視覺體驗與情感滿足,忽視了現實世界而娛樂至死。

文章強調網綜應該從年輕人中來到全民中去,擺脫“為年輕而年輕”的束縛,創造出普遍性的社會價值。文章也肯定了一些新的綜藝節目,如《少年可期》《忘不了餐廳》,突破現有框架,跨越代際鴻溝,在一個更高的位置上產生普遍的共情,使文藝作品真正回到大眾中去。

以下為全文:

當前最主流的文化消費之一,觀看綜藝節目已經成為人們日常文化生活的重要組成。近年來,伴隨真人秀浪潮的勃興與迭代,綜藝節目之于普羅大眾的影響深入,并構成以年輕受眾為核心向外輻散的更廣譜傳播。一批又一批引發全民關注的綜藝在臺網兩端涌現,但越來越“年輕態”的節目也面臨新的狀況和問題:節目越來越“低齡”,打著親子旗號實則對青少年過度消費,在立意和構造上缺乏正向引導;節目越來越“粉絲向”,圖解“偶像”的社會功能,在應援、打榜等狂熱的粉絲行動中異化選秀屬性,營造過度娛樂化的青年文化表達;節目越來越“同質化”,才藝競演、戶外慢綜、明星比拼……諸種曾被年輕人喜聞樂見的題材,在相似節目形態的批量生產下不斷消耗觀眾的審美期待,無論對于節目的自主創新抑或行業生態的良性存續,都構成潛在的危機。

誠然,年輕受眾固然是當前構筑綜藝市場消費的有生力量,面向年輕人的取材、創作和傳播都具有現實價值:好的綜藝節目,不僅可以引領更積極的青年文化風貌,也是形塑當代年輕人文化和審美習慣的重要線索。然而,僅僅把落腳點對焦年輕人、過度窄化內容表達,亦會反向阻礙節目的社會意義生產。在節目中談情說愛、跑跳喧鬧,嘉賓們紛紛逃離現實去“生活”、去“遠行”,趨同的情感構造和假想的社會焦慮讓大量富有影響力的綜藝僅僅淪為一道關于“年輕”的視覺奇觀。

被推崇的快感背后,是值得行業反思的命題:一方面,以“年輕”為名的節目創作,漸漸成為一種“偏好”。從制作方或平臺方的考量看來,年輕人是收視主力,“得年輕人者得天下”,但無關宏旨的娛樂基調,或能滿足年輕受眾的體驗快感卻無法生成更有力的社會價值,規?;呐枷耩B成、詩和遠方,或能對味“流行”的適切表達卻無法構建更有價值的文化空間。在過去幾年間,有影響力的節目或多或少存在跟風效仿、乏于創新的狀況;另一方面,綜藝節目作為一種大眾文化產品,當前的創作在實質上缺乏對跨代際人群的觀照,有的節目過度將偶像文化視為圭臬,有的節目為年輕社群的生存困境提供想象性的解決方案……帶來的結果就是,年輕人只關心自己的情感體驗,卻無意于洞察所置身的龐大世界。

綜藝節目不能僅僅講述年輕人的故事。作為一種結構性的文化意義再生產,它理應擁有更開闊的格局和視野,從青年群體里提煉問題,作用到全民傳播的旨歸當中。值得高興的是,近期也有一些有益探索漸成規模,有意識地跳出“為年輕而年輕”的創作沉疴,在立意和形態創新中帶來新啟示。于電視端,有的綜藝作品拓展聚焦人群,鏡頭不只是對焦年輕人或受年輕人喜愛的明星藝人,如以“英雄”入題的節目《閃亮的名字》,講述了“兩彈一星”元勛郭永懷,莫高窟守護者常書鴻等時代楷模的故事,為當代青年樹立真正的榜樣力量;有的綜藝作品關注“傳承”,如節目《我們的師父》盡然呈現了老一輩藝術家牛犇的從藝心路,其言傳身教無疑能成為年輕人進行自我反觀的重要參照。

在年輕人聚集的互聯網端,也有綜藝作品在題材和表達上跨越代際鴻溝,形成值得推廣的創新實踐。例如以師徒關系破題的節目《少年可期》,幾位少年向資深音樂人進行“討教”,前輩現身說法用專業和品格為年輕人做表率,具有積極意義;又如《忘不了餐廳》聚焦值得年輕人認真對待的老年人問題,關注患有阿爾茲海默癥的“特殊”老年群體。在遺忘里的銘記都被鏡頭溫情記錄:雖然所有人都無力對抗衰老,但在過程中卻沒有一個人能置身事外,我們理應給予老人更多的愛、尊重和陪伴。

青海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股票融资融券是什么意思 平码平肖全年免费资料 陕西快乐10分一定牛 投资理财平台前10名 湖北快三遗漏一定牛 陕西十一选五任选基本走势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最近500期 内蒙古快3开奖公告 000520股票分析 秒速快三计算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