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生活幫 > 正文

我在大城市奮斗意義何在?

2019-03-03 09:46 作者:山東重點新聞 來源:未知 字號 T| T
我在大城市奮斗意義何在?

本人女,過完年就35了,已婚,倆娃。兩口子都在北京做互聯網,職位高不成低不就。本來生活正常,過節回老家待了幾天,心態崩了。求教。

一直覺得在北京混得還不錯,這次帶娃回去,各處串了串門,發現老家的同齡人都活得好滋潤,簡直是人間天堂,要啥有啥。吃得好,空氣好,消費水平還低,很多女同學要么不工作了,要么就是事業編制,上班泡一杯茶喝到下班,下午坐到三點鐘,只要領導不在就下班。什么是加班?不存在的。周末就是朋友約著打牌吃燒烤。工資是沒我高,可房子面積是我在北京的好幾倍啊……

回到北京,不行了,無法直視現在的工作了。工作堆成山,家里還有倆娃,分分鐘讓你懷疑人生。上頭還嫌你不夠allin,說今年形勢不好,小心裁員。哎,我還不想干了呢,回家干點啥不好,陪娃寫作業都開心。老人年紀也大了。但是一家這么多口,不可能只靠老公一個人。

說來說去,就是這點委屈。發完這些牢騷,該工作還得工作。日子也不是不能過,就是想不通,覺得憋屈。想我上學那時候就是最拼的,別人逛街談戀愛的時間我都用來學習了,不就是為了先苦后甜嗎?然而,爽的人還是活得那么爽,苦哈哈的我還是那么苦,那我拼搏十幾二十年是為啥?努力的意義在哪里?

這篇回答不宜寫太長,否則就像是在苦口婆心證明“努力的人生有多么值得一過,老家的生活多么不值得”。實際上我不這么認為。

1、沒有哪種生活,一定比另一種生活更好。

老家的生活也真的不錯:不加班,打牌,燒烤,大房子……所以,如果真那么羨慕,你可以回去?;蛘呖梢赞o職,跳槽,在北京也有輕松的工作。

這些話聽起來可能毫無幫助。本質上你也只是想發發牢騷,假如可以采取行動,你早行動了。這不是有很多不得已嘛:戶口,學區,生活圈子……

但你要記住,你有選擇權,你隨時可以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雖然是要面對這樣那樣的不得已,那又怎么樣?畢竟是為了你想要的生活。

站在局外人的角度,說這些話好像很輕松。但我知道它不那么容易被接受。你有500個理由說明,現在的生活沒辦法選,它是身不由己的結果,是無奈妥協的產物——然而在你內心深處,你知道這樣說也不對。如果真那么絕對,也就沒有煩惱了。反正不能選擇,自然談不上意義。

假如注定只能過唯一的一種人生,我們注定被綁定在老家,或者綁在大城市里,也就斷絕了非分之想。好也罷壞也罷,都是我們必須接受的。

但你很痛苦,所以,你知道不全是這樣。

2、選擇是一個很微妙的東西

拋開大城市或者老家,我們來聊一聊“選擇”。

逛超市的時候,閉著眼睛給孩子挑一包餅干,她都會很開心,吃起來很滿足。但如果貨架上擺著好幾種不同的零食,讓孩子自己選,麻煩就來了。她會挑上半天,餅干當然很好,薯片也很誘人啊……可不可以兩包都來一點?“不可以,只能拿一種!”

那么,最終選定的無論是什么,吃起來的味道都不會有那么好。哪怕是跟前面一樣的餅干,一邊吃一邊就會想到薯片咔嘣一口的香脆。在那個零食里,包含了某種被稱為“責任”的味道。

她要為自己的選擇承擔一切后果——現實和想象中的。結果沒那么好,她會想,我本來可以選一個好的;結果很好,她會想,我本來可以選一個更好的。

所以,如果你想討好你的孩子,買禮物的時候最好別問,直接決定?;蛘哂靡粋€骰子,擲出什么就是什么。他沒得選了,后面就只能享受了。

餅干是這樣,老家的生活也一樣。

但很有意思,如果你問這個孩子,他是喜歡自己選,還是別人替他選?他當然會歡呼雀躍,想要自己選。他并不知道“自己選”意味著他必須承擔相應的一切。人們總是渴望更多權利,但很少有人意識到與權利對等的代價。

就像我常常在別人遇到困難的時候說:“這件事,你可以有選擇權。”他們就會很感激。但如果我強調另一面,說:“這件事,是你自己選的。”對方就會很不滿:“你什么意思,是說責任該我來承擔嗎?你是在指責受害者?”

但權利和責任,就是一枚硬幣的兩面。

3、在大城市努力奮斗,你會多一些選擇

后來我學得聰明了,我開始說這樣的話:“這件事,你可以相信自己有選擇權,也可以相信自己沒得選,取決于你怎么想。”有點滑頭,但也是事實。生活中的選擇往往沒那么容易。你是留在北京,還是回到老家,有千絲萬縷的因素,并非輕輕地按一個按鈕就可以無痛切換……

我經常問人這個問題:“如果按一個按鈕就可以選擇人生,你會怎么選?”幸好沒有這樣的按鈕,如果真有的話,很多人也會把它收起來,藏到盒子里,鎖進箱子里,再把箱子沉到海里。

但我知道,也有人愿意留著這個按鈕。

不按,放在手邊。為了讓自己時刻確認:“現在的生活是我選的,好與不好都是我個人意志的體現,我為我的人生負責。”能夠這樣想,也是一種了不起的權利。有時候,為了說出這樣的話,人們甚至愿意支付很大的代價。

選擇權,就是這么一個危險而誘人的東西。

聊過很多選擇。最后回答你的困惑:在大城市努力奮斗有什么意義?

我覺得一部分意義在于,假如你想回老家,你隨時把北京的房子賣掉,都可以在老家換一套更大的。而你的朋友想換到北京,就沒有那么容易了。

就是這么簡單,你比他們多一些選擇。

你累到崩潰,走在凌晨的北京街頭懷疑人生,覺得不值得這么辛苦,你隨時可以想到這一點:“我再堅持一下,如果實在堅持不下去,我就回老家換一種生活。”這意味著每一年,每一天,加班的每分每秒,你都可以告訴自己:“我是有選擇權的。”當然同時,也是對自己說:“現在這一切,都是我選的。”

別人的按鈕在海底,你的按鈕就在手邊。

值得嗎?可能不值。因為你并不能比別人占有更多。你最終還是只能從貨架上拿一種商品。有的按鈕可能一輩子都沒有按——它的意義不在于按,只是用于確認“我可以按”。沒什么用,甚至是一種負擔。你活得憂心忡忡,而你看到老家的朋友們舒舒坦坦。那是因為你要選擇,并為自己的選擇承擔責任。

很痛苦,但終歸是一種意義。

“我自然而然地過上了這種生活”和“我選擇了這種生活”,味道還是不一樣。我不確定為了這種味道,是否值得付出那樣的辛苦。但我確定,只要我還在考慮“值得”的問題,我就正在行使我的選擇權,并且為它買了單。

青海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欧洲冠军杯积分排名 九鼎新材股票走势 网络赚钱小项目 最新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 2020欧冠淘汰赛时间 赚钱团队 全天qq分分彩走势图 贵阳麻将 金种子酒股票论坛 福建体彩大星31选7